7/11

海总又来不了西雅图了……哎

玫瑰诗/For Lehnsherr

这是一个没文化的家伙给兰太的表白信啦
第一次看兰太的文章是一块甜饼,魔女梗,当初看完就当机立断地fo了,其实那时候真的是单纯以为兰兰是甜饼太太,直到我一篇篇补完了之前的文。
玫瑰香气萦绕,挥之不去,尖刺扎破指尖,血液顺着花茎向下,随着凋零的花瓣落入尘土。
鲜花的坟墓,血液的腥甜,绮丽,诡异。
我语文其实很差不怎么会表达那种感受,其实从近期就可以看出非常明显的兰太的文风,像权游,盛大的皇室宴会掩盖不住腐朽其的身躯,背德,背叛,欺骗,不被理解的爱,错过,追悔莫及,就是太太的文字给我的震颤。
就拿夏令时和闪光来说,看完之后其实带来的不是纯粹的痛,更像是遗憾,一种专属于锤基的遗憾。付出不被理解,理解之后斯人已去,独憔悴。
很大的留白,精湛细腻的描写,切入其身的文字,妈呀我爱你!!!!!!(跑题了)
咳,跑题了。之所以是玫瑰诗,玫瑰与诗皆是大美之物,玫瑰美丽而尖刺扎人,诗歌美丽而晦涩难懂,他们等待的都是知音,翻开荆棘诗,读出其中鸢歌。
痛苦,温馨,优雅,晦涩,酣畅淋漓。
For Lehnsherr@Lehnsherr 



来自一个透明 7/11
2018.5.14